アキ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不光写文画画还追些活动拍拍照 毕竟墙头多 还会记录很多乱七八糟的小心情 慎关

国内圈子还真是干净啊看看文连个三轮车都没得 真实惊讶 这样简单的tag是存在的吗


那么问题来了 我磕不动高慧了可是还有个高慧长篇没写完怎么办


我知道我好久没更新了天天说一些有的没的烦大家

我在慢慢写了 别急

有个大长篇大概很久很久以后能放出来

最近零零散散的脑洞倒是很多 有愿意写的也有一辈子不会去写的 欢迎闲来无事的朋友来听我讲故事



今天心情很乱 放弃了去台师大的机会

我挺想去台北的 虽然以前喜欢的在台北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他也不再配让我说出喜欢他了

可能是个理智的决定 但是觉得自己会后悔

不后悔又不冒险的选择是真实存在的吗

最近经常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啊

我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已经美好 曾经糟糕
都扔进尘土
给自己的拥抱 披荆斩棘
对抗黑暗暴风一切残酷
把悲伤写成诗默读
我们的青春 不应该到此结束
                                ——杨芸晴「不哭」

我终于走到了20岁,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说自己还是个小女孩啊。
现在想想,我怎么才20岁?为什么年仅20岁的我经历了这么多故事,做了那么多或许并不该做的事情。
我的经历、我的心路历程拿来讲故事怕是能出书了。
也可能只是自己会想太多。可是没办法,我心重。
我曾以为我的青春被世界辜负,前面的20年给我留下了太多记忆,冲动的、冲突的、异想天开的、活着的、死去的...
有太多不应该去在意的人、友情、爱情,我曾经会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事物感到挫败和不平并投入更多心血,得到更多负面情绪。
在20岁的这一天开始我想放下过去,用全新的心态活着。就让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事物同我丢弃的过去一起埋葬。

我的朋友们,谢谢你们爱我,就算我们很长时间不联系,偶尔聊起来还是会讲到我们度过的快乐时光,会相约有时间一起出去走走。那些快乐的回忆是我的宝藏啊,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丢弃。
那些有过冲突的人,误会也好、偏见也好、妄为也好,就算让我成长,我也不会再说出谢谢你们这样违心的话。我希望你们一个一个下地狱。肆意伤害别人的人,不配活着。
我的哥哥们,我曾经以为会是支撑我生活的动力,慢慢发现其实并不是,全都是借口。追星可以让人快乐,但是这绝不该是我生命的意义。大概会在一步一步变成大人的过程里,和哥哥们告别吧。这种话倒是也难讲,我倒是以为我在已经过去的这个夏天里能好好的和哥哥们分手快乐,办不到嘛。但不得不说,哥哥们的存在让我变得更好。
我的家庭啊,我背负了太多太多毫无意义的情绪。反而不太懂得爱。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什么表情去面对。现在其实也不太清楚。姥姥姥爷年纪大了还健健康康我就满足了,希望他们能多考虑考虑自己呀,吃点好的别给我省着。回家会感到窒息的我,直到20岁还是解不开这个谜。なるようになるさ...
我的猫呀,我的小Miruku。我,想了20年,终于有了猫!捡回来的时候那么小一点点,现在也变成大孩子了!还是和我闹别扭不给摸摸不给抱,没关系,妈妈爱你。有猫真的是让人又快乐又安心。一个小小软软热热毛茸茸的身体贴着我安然睡去,互相因为彼此的体温而安心,还能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我算是个自我的女孩,想做的事,我就要去做。现在为止已经做了不少出格的事了。我觉得倒不算很出格,我以为我自己很靠谱,但难免被别人念,让大家担心,对不起啦!虽然以后的我大概还是会以这个pace继续走下去。

改变自己不容易的,改变心态也是。
我想活的更加积极一点了。
以前的我,忍让又懦弱,还爱哭,高兴还是难受,什么都要哭。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一个人走夜路,把眼睛闭起来深呼吸。
以后啊,我大概不会在容忍谁胡作非为了,没有人可以再让我包容他以后一个人难过。我觉得这才是积极的心态啊,我知道要保护自己了。
早就被我放下的曾经,那个被我埋葬的不堪懦弱的自己,再见。
19岁的我,再见。

果然是好喜欢平成最后的夏天
那几千张照片 修完发完大概够用我一辈子的时间
夏末蝉鸣止于风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他妈笑飞

梳着两个麻花辫背着面包超人书包的女孩从同一个口袋里翻出了烟和巧克力,点了根烟却不抽,狠狠的攥着巧克力,转身迎着风说:
「我也很想他。」

请问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肝完我的八百篇论文然后把我的八百个脑洞写完更个新

听说有稀有掉落赶快check一下我的彩带
我疯了!!!!
啊啊啊啊啊
本来以为只有白色会有大心里面有小心心这种操作 看完我的白色心灰意冷
想不到收粉色的时候找到了!!!!!
已经过去的这个夏天真的给了我太多惊喜了

我突然醒悟9.1二部的时候高木雄也为什么用疑惑的目光看我。
他应该是认得我的扇子的,毕竟首场和我眼神交流那么多。但是首场我的位置在通路往里第四个,举扇会被前后左右的妹子挡到,光线也不是太好,扇子上除了硕大一个「雄」他应该没看见别的。
9.1二部我在A1区1列12番,就是A1最靠近舞台和通路的地方。高木雄也的花车从后面绕过来从我旁边不到半米回舞台,后面的追光透过他正好打到我这里,光线好他就能看见我扇子上之前写着玩的小字了,本来没指望他能看的。他皱眉大概是因为看不清在努力看字?
越来越近终于看清楚了于是和我挥手,这讲得通的
我哭了,高木雄也怎么是这么亚撒西的人啊!!!
这俩扇子我真的,永久保留!!!
【顺便,右边那个是伊野尾看到也朝我挥手的扇!